y2q1x扣人心弦的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冶山熊-171、丹藥換修士閲讀-r74h3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文标,以后你就跟着韩啸,建城外书院时,也好搭把手。”
直到刘光的一句话,才将周文标惊醒。
跟着韩啸?
看到韩啸脸上那一丝笑意,周文标觉得自己的苦日子怕要来了。
“周公子若愿来,那是最好不过。”
韩啸看着周文标,笑着开口。
“多谢韩兄提携,周某必然鞍前马后,绝无怨言。”周文标一脸的诚恳,让人觉得这真是一位赤胆忠心小青年。
如果不是韩啸曾与他打交道,差点就被他骗过。
“嗯,近些时候书院学子都在藏书楼抄书,麻烦周公子安排检点一下书册。”韩啸很是郑重的说道。
就这事情?那倒是不难。
没等周文标答话,韩啸又道:“还有,我已答应每日为抄书学子多加一餐,此事,也一并交给你,可有难处?”
检点书册,安排加餐,怎么全都是给人使唤的差事?
难道就没有那种可以让自己独当一面的活?
心中虽然有牢骚,周文标还是一板一眼的躬身道:“文标必不负韩兄所托。”
韩啸与周文标将这些事情定下,便一起告辞。
韩啸还要去宁宇商行见宁致远。
“哎,韩啸所托之事看似简单,其中却颇有难度。”刘光看着两人离开,摇摇头说道。
“无妨,这才是实务,书院学子能早早接触书本之外的事情也是好事。想来凭文标的本事,必然能将这些事情做好。”
宋濂轻笑一声,然后转过话题道:“你说,那位特使,会是何身份?”
刘光沉吟片刻,有些忧郁道:“何等身份不知,来分功劳也无妨,就怕是来指手画脚的。”
宋濂站起身来,脸上露出一丝冷色:“分功劳就罢了,若是对我昌宁之事指手画脚,我不介意亲去皇城,找院长闹一闹。”
冥婚有約:兇猛鬼夫別追我 宋問
——————
韩啸才到宁宇商行,宁致远已经在等待。
“韩公子,千万灵石的物资我定会最快时间集齐。”
二楼静室,宁致远看着对面而坐的韩啸道。
凭着宁宇商行的底蕴,寻来千万物资不难。
只是要的急,其中很多利润都要让出去。
不过对于宁致远来说,些许利润都是小事,最重要的,是韩啸。
他身上的伤,快要压制不住了。
“宁大掌柜,物资之事不急,今日我来,是为另一件事。”韩啸摆摆手道。
另一件事?
宁致远有些忐忑的看向韩啸。
“我要宁大掌柜将这五颗灵丹卖给周边需要的宗门。”
卖给宗门?
宁致远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宁宇商行依托昌宁府,一举一动都是合规合法的。
商行与仙卫、朝廷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要他将灵丹卖给宗门,没有仙卫点头,以后麻烦不少。
再说,周边的这些宗门,能买下灵丹的,不多。
美女总裁的贴身助理
“韩公子,据我所知,昌宁郡乃至周边州郡,能一次买下一颗半三转灵丹的宗门不多。”宁致远低声道。
也即是说,若是要这么卖,可就不好卖了。
那筹集物资之事,怕是要拖很久。
“我知道能拿出这么多灵石的宗门不多,不过,我也不是要他们的灵石。”
韩啸的话让宁致远微微一愣。
不要灵石,那要什么?
“我以丹药,换取宗门修士来建书院。”
建书院,用修行者!
宁致远哪怕是金丹大修境界,也被韩啸这句话给吓住。
沉默许久,他方才低声道:“这样的话,怕是会让整个修行界都将目光投来。”
道门势力在大楚修行界可是一手遮天,乃是除去人皇朝堂之外的最强势力。
朝廷之外,就是道门。
现在韩啸以修行者建书院,以凡驭仙,以下克上,道门绝对会来找麻烦。
“这些事情宁大掌柜无须担心,你只需帮我找到那些宗门就是。”说着,韩啸伸手一点,一个玉瓶落在桌上。
冷王,医妃要私奔 寞然回首
宁致远神念一扫,微微一震。
还有五颗半三转灵丹!
五颗换物资,五颗寻宗门。
一共十颗半三转灵丹。
染婚撩愛,權少霸寵契約小妻 千影
韩啸手中还有五颗,准备留着后用。
灵丹虽好,也不是能够肆意拿出的。
不管是寻找炼制灵丹的灵药,还是躲避天道的监测,都不是那么容易事情。
十颗灵丹,韩啸身后底蕴之深,让宁致远心惊。
若是能与此人达成同盟,那他回归中洲皇城将会变的有希望。
“好,宁某这就去周围几处福地转转。”伸手拿起丹药,宁致远点头道。
“嗯,三日后,仙卫镇守将军勘定书院选址,到时候郡守、宋院长都会出手。”韩啸的话让宁致远神情一动。
“只有这种天机屏蔽之时,方才是炼制九灵化生丹的最好时机。”
韩啸一句话,让宁致远直接站起身来。
“此话当真?”
他有些颤声的问道。
“这是炼制丹药所需的灵药,还请大掌柜提前准备好。”韩啸将一块玉简递过去。
宁致远接过玉简神念一扫,然后开口道:“韩公子放心,这些灵药我三日内备齐。”
韩啸点点头,然后有意无意道:“宁大掌柜,不知你们宁宇商行对皇城可熟悉?”
宁致远心中一动,不动声色道:“韩公子有何吩咐?”
韩啸摇摇头道:“不敢,只是我准备组建一家商行,希望以后有机会在皇城与大掌柜合作。”
说完,他站起身来拱拱手,径直离去。
“皇城吗?”宁致远看着离去的韩啸,目中露出沉思。
廢後重生:病嬌王爺太纏人 兔七爺
皇城,他也会去。
之后两日,韩啸又恢复规律生活。
混在女校當老師 無祭
每日清早去书院,白日除去上课就是与学子一起抄书。
这抄书风气也影响了书院的其他学子,只要有时间,夹着书袋往藏书楼跑的学子越来越多。
宁绍坤则是拉了不少人,每日去城中募捐。
以他身份,再加上书院的那些承诺,这两日他们募集的灵石、银两、各类物资已经越来越多。
他们那群学子的干劲也越来越足。
韩啸对书院中发生的事情都有关注,对他们所做时不时点评指导一番。
还亲自带头去一家商铺做了半个时辰的账房。
半个时辰,他将那商铺中数年的账目理清,从中查出数百两白银的坏账,还有一些亏空也理了出来。
老板很是感激,当场捐了一百两白银。
有他这样带头,书院不少学子也走上街市,开始帮着募捐。
当然,如许建生他们这种本就与韩啸不对付的世家子,对他们的行为很是不屑,直接请假不去书院了。
韩啸也懒得去管他们。
因为他派出的徐福与唐迟,终于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