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jg4b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十方武聖》-128 裕興 下(感謝utomarket盟主打賞)-mcs3u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
不多时,三只小雀晕乎乎的倒在魏合手上,浑身发热发烫,变得有些怪异,想飞却飞不起来。又不像是醉酒迹象。
随手扔掉三只小雀,魏合提起酒壶,转身正要返回找人。
假愛真做:高官欺上癮 紫戀凡塵
忽然他脚步一顿。
竹林外空地上,一把青绿色纸伞静静停在那里。
纸伞上绣着一片山水,几只白鹭。
一人就站在伞下,目光平静的盯着他。
“你看见了?”那人抬起伞沿,露出一张阴柔俊美的白皙面容。
“当然。”魏合想不到,倒卖军械事件才暂时落幕,这才多久,就又遇到这种事。
他身体忽然一晃,往左让开一步。身后竹筒上无声的蓦然多出一排银针。
“想灭口?”魏合一愣。他还没兴师问罪,对方居然敢胆大包天,对他动手。
“只是试试手。”那人微笑道。“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竹林太小,过去就是街道。”
“而且刚刚我进来,你进来,有不少人都看到了。”魏合接话道。
对方虚实未知,但从刚才那一排银针的力道来看,他要不是对如何偷袭别人非常熟悉,还真不一定能躲过那一下。
妖精的尾巴之究极魔导士 拽拽的猩猩
当然,银针能不能透过护体劲力,还尤未可知。
但也能看出对方此人的实力不弱。
最关键是,对方明明看到了他身上穿着的天印门内院服饰,而且还看到了雨水落在他身上而不湿。
这代表对面此人知道他的身份,也知道他是武师,入劲高手。
星魂战神
“你说,我现在会不会动手杀你?”青衣男子轻声道,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和魏合说话。
“你确定能打过我?”魏合反问。
“不知道。”男子回道,“你身上很奇怪。应该修炼了隐藏血气的法门。明明应该只是普通武师,但却给我的感觉不同。似乎兼修了什么武功。但兼修应该走不到这个地步才对…”
魏合越听越是心惊,此人居然能看出这么多他身上的东西。
“你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在不断下毒,四种不同毒水,三种毒烟,无色无味,应该是混毒。
明知道我是入劲武师,明知在下雨,还敢下毒,这代表你笃定你的毒物对武师也有用。或者说能突破护体劲力,但可惜,你的下毒手法太粗糙了。”
他同样回敬反击。
对面男子此时也微微变了脸色,似乎也是被惊到了。
两人一时间都沉默下来,对峙不动。
谁也拿不准,要不要动手。
因为互相看不穿,就不敢保证一定能拿下对方。不敢保证自己一定会赢。
这就是未知带来的谨慎。
雨慢慢变小。转而吹起了凉风。
竹林里,两人一动不动,彷如雕塑。
良久。
男子忽然开口。
“做个交易如何?”
“可以。”魏合马上回答,“我要你那种能对武师有用的混毒!”他就等着对方开口这句话。
“…..”男子面色再微变,他觉得自己似乎被套路了。但这种情况对方不可能步步把他算到。
所以这代表只是个巧合。
“…..可以。”男子点头,“我要你保密我之前的事。”
“可以。”魏合迅速回答。
“….你不怕我回头找机会杀了你?”男子诧异,刚才那种话,对方居然会信?
“你很自信自己能杀了我?而不是我杀了你?”魏合反问。“或许你现在可以动手试试。”
“…..”男子再度沉默。
“你很自信。”他沉默出声。
“你也一样。”魏合淡淡道。“我头一次遇到,对对手什么都不知道,却还敢扬言杀了对方的人。”
“你难道不是天印门的人?”男子反问。
“…..”这次轮到魏合沉默了。这话意思有些太多了。
意思是只要是天印门的人,他都能杀?
“你难道打得过上官纪?”魏合反问。
“……”男子再度沉默。“现在我还打不过。但以后,可以。”
“…..”魏合无语,这么牛掰?吹牛谁不会?
“但不管未来如何,现在,只要你打不过上官纪,就打不过我。”他同样语气笃定,神色平淡。
一时间,两人再度无言,静默下来。
凉风习习,吹动竹林摇晃。
不多时,终于有人影摇摇晃晃朝着这边靠近过来。
那是个粉色短裙,身披薄纱的漂亮歌伶。
重生鴻蒙之道
她喝得醉醺醺的,扶着竹子对着地面干呕了几下。
吐了一会儿,什么也没吐出来,却又有东西在喉咙里卡着。
歌伶实在无法,蹲在地上,捂着喉咙,伸手往嘴里抠。
可抠了半响,依旧什么也出不来,她终于面色通红,难过的哭了出来。
“阿爹…呜呜…阿娘….我好难受….”
“我想回家….我不想呆在这儿了…”
哭了一会儿,歌伶摇晃着想要起身,可走了几步,身子一歪,实在撑不住,软倒在地,没了动静。
只是她身下正有淡淡红色溢出,染红地面。
婦科男醫師 星月天下
竹林中的两人都被歌伶吸引过去注意力。
那青衣男子沉默了下,终于迈步,缓缓走到那歌伶身边,将雨伞为其遮住。
“她要死了。”他低声道。“我刚才下的毒就在周围,还没散开,没有解药。”
雷火戰神 雨焰
魏合慢慢跟过来。有些诧异。
他没想到此人居然还会在意一个区区配酒歌伶的生死。
不过歌伶同样也是裕兴坊的人。
所以他沉吟了下,开口。
“她不会死,你那点毒我早就解了。”
“……”青衣男子再度沉默。感觉自尊受到了打击。
他抬头看向魏合。
“她在流血。”
“秋葵来了。”魏合道。
“你是想说天葵?”
半歲青春 梧桐木木
“……”魏合想说自己记错了,但话已出口,泼水难收。
“在我们家乡那边,天葵也叫秋葵。”他面不改色。
“……”
两人相顾无言。
“在你家乡那边,脸皮是不是也叫猪皮?”男子忽然道。
“怎么,你不信?”魏合露出诧异之色。
看到他这幅表情,青衣男子顿时有些动摇了。
‘难不成这货的家乡那边,真有这种称呼?’
“好吧。”他觉得自己斗嘴不是对方对手,于是脚尖一点,轻轻将歌伶身子一抬,一抛。
一股柔和劲力将歌伶护着,一下落到不远处后厨的过道上。
很快,歌伶的情况便有人发现了,几个侍女结伴急忙抬起歌伶,朝着医馆去了。
竹林中,两人隐藏在暗处,看着人远去了,才收回视线。
“想不到,你还挺心好?”魏合问。“我对你的印象有些改观了。”
“其实刚才之事,就算被你说出去,我也不在乎。我只是不想另外找时间杀人。所以下毒。”青衣男子回头道。
他看着魏合,感觉很有意思。
“你这人,很有意思。能教我之前你是怎么解毒的么?”
“不是无偿的。”魏合道。
“可以。”男子点头,“看来我们之间没有必然的冲突了。”
“所以呢?”
“所以,之后你可以来找我,完成交换。”青衣男子淡淡道。
“你现在是不是准备一飞冲天,直接离开,然后丢下一句话就是你的名字。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很帅?”魏合忽然道。
百合花与火烈鸟
“…..”男子记不得自己这是今天第几次沉默了。他感觉脸上有点红,有点热。
“少看点侠客小说,人就会正常点。”魏合劝道。
“那我应该怎么做?”男子反问。
“不知道。”
“不知道?”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但你可以学我。”魏合道。
“……”男子这次是真的无言以对了,他觉得自己见到了有史以来脸皮最厚之人。
“算了,报名号吧。我叫王少君,江湖人称宣景三公子之一。”男子郑重道。
“我叫魏合。天印门分舵舵主。”魏合也不废话,直接回答。
实际上他不报名号,对方也能轻易问出他的身份。毕竟他这些时日也算是公众人物了。天天在这裕兴坊里喝酒吃菜,认识的人太多。
王少君?
想不到之前才听到这家伙是个添头,今天就亲自遇上了。
这种阴险货色居然只是三大公子之一的添头,魏合不信这个传言是真的。
如果这个传言是真,那么只有一种结果。
一,是对面这家伙故意藏拙。
二,是其余两个人实力太强,掩盖了王少君。
魏合更愿意相信第一个猜测。
“记住你说的话。那种解法,记得来传授于我。”王少君认真道。
“不知道解法你就敢乱用,就不怕把自己毒死?”魏合无言。
“我带有辟毒之物。”
“…..”好吧,又是个有钱的大爷。
辟毒之物,魏合连听都没听说过的东西。
“记得来找我,若是你不来,我就去天印门。”王少君最后离开时,丢下这么一句话。
魏合自然是答应。
王少君的混毒,对他而言,也是一大宝物。
若是能研究出这种混毒的效果是如何对武师产生作用的。
超歡樂進化
那他之后的对敌手段,将又能提升一大截。
他确实能解毒,那是因为任何毒素,都有其作用的原理源头。
可以用一些通用的方法,直接破坏毒素的化学生物结构。如高温,如强酸强碱环境等。
他用的,就是这类方法。
但能解毒,不代表就能制毒。
或者说,他那个不叫完全解毒,只是破坏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