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m67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討論-第1142章周皇,離開長安相伴-o3sh5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
这些龙马的背上,拉着一辆皇轿。
轿子两旁,各自跟着一名长袍老者。
龙马似有灵性,在靠近众人三米的地方缓缓停了下来。
只见大地震动,龙吟马鸣齐声响起,皇轿十分平稳的着地。
“皆是剑客,何必苦苦相逼呢,”皇轿中传来声音,笑道。
“谢长留,给孤一个面子,打断他一条腿,饶一命如何?”
“周皇,救我们,”看到皇轿中的人发声,无名二剑两人连忙求救道。
“你的面子,算什么东西?”谢长留抬头,轻蔑的笑道。
“大胆,”两旁的老者皆是气势磅礴,呵斥道。
“你们也要与我比试比试吗?”谢长留俨然不惧,淡淡的说道。
“都退下吧,莫要冲动,”轿子中的周皇开口,声音温和。
皇轿的金色帘子被打开,只见一名中年男子缓缓走了下来。
这中年男子年龄不大,却给人一种古态龙钟的感觉。
豪门大少的独爱妻 陌上纤舞
仿佛刚刚新生的树木就要枯死。
他长发黑白,一丝不苟用发髻束缚着,脸色皱纹颇多。
一身龙袍穿在身上,大气磅礴,给人的感觉仿佛自带圣威。
“参见周皇,”临剑学宫的众人连忙跪拜下来,高声喊道。
“都起来吧,”周皇抬手,一步步朝谢长留走来。
“我知道你,以前是李滋的徒弟,后来在天涯海角小世界待了数千年。
最近才出来没多久吧,”周皇笑道。
“想来你跟你师傅一样,是个怀旧的人,对如今的大周极其不满。”
“只是来讨个公道,大周之事,我不掺和,”谢长留淡淡的说道。
“那让你师傅做这学宫之主,剑狂的名声我还是相信的,”周皇笑道。
“另外你若有兴趣,这大周内,官职让你挑,你们师徒也可以在一起。”
“我没兴趣,只是比试前我们有过赌注,怎么?周皇要拦我吗?”谢长留问道。
武噬蒼穹 紫逝水
他手中的长剑缓缓拿起,剑意越发的强盛。
“并非,”周皇摇头,笑道:“只是看见你等栋梁之才,想来认识一番。”
“那就请你让开,”谢长留回道。
周皇笑了笑,身影朝旁边退去。
旁边紧跟而来的两名老者有些不服气,却都被周皇摆手给阻住了。
“周皇,你不能不管我们啊,”看到这一幕,无名二剑也都慌了。
—————
“是啊,当初可是你的命令………。”
男子的话刚刚说到一半,周皇旁边的老者便是一巴掌拍来。
灵气凝聚的大掌直接将无名二剑扇飞了出去。
脸上鲜血淋漓,血肉模糊。
“周皇的事尔等最好不要议论,”老者鹰眼斜视,警告道。
夏天的十年 秋雨后的小蘑菇
谢长留走了过来,看向李滋问道:“师傅,你想怎么处理他们?”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他们打断了我的腿,让我在这长安城挣扎生活了这么久。
我也懒得计较,给个痛快吧,”李滋说道。
“那就由你亲手来了解,”谢长留回道。
李滋拐着腿,拾起之前无名二剑掉在地上的苍何剑,缓缓走上前。
说道:“用其他剑杀你们,玷污了别人的剑,正好用你们的佩剑,再合适不过。”
奇葩偵探怪神偷
无名二剑不断的求饶着,此刻也不见之前的风度。
不过都无济于事,李滋长剑落下,鲜血飙起,头脑飞空,一切归于平静。
“走吧,”李滋扔下剑,平静的说道。
皇后成长计划2 黎莯雪
“几位,这学宫的宫主之位在没有合适的人选前,都为你们留着,”周皇看着几人离开的身影,笑道。
“可以随时回来。”
帝世紀
“这些人太放肆了,”旁边的老者说道。
“纵使他谢长留再强,岂敢在我大周胡乱杀人?”
“你以为我怕的是谢长留?”周皇反问道。
他说着又咳嗽了几声,单薄的身影显得格外虚弱。
“难不成是李滋?”老者疑惑的问道。
“你一直没注意旁边站着的那青年吗?”周皇问道。
老者微微回忆,因为徐子墨刚才一直未说话,所以很容易让人忽略。
走出國企
“他是谁呀?”老者问道。
“前段时间,我得到情报,在四方域,谭帝山的雾都大帝被杀。
杀人者便是一名叫徐子墨的青年。
有画像,潭帝山一直在通缉,”周皇说道。
“几日前,我听说西域梵宗那边,彻底掌控了天涯海角小世界。
估计里面那位他们一直忌惮的存在发生了某些我们不知道的变化。
恰巧谢长留从天涯海角小世界走出,与这青年一同出现,这其中的细节,你自己慢慢想。”
周皇说完之后,便走上了皇轿,身子骨十分的虚弱。
都不能久站。
“陛上的意思是说,杀雾都大帝的人是这青年,天涯海角小世界的变化也与他有关?”老者连忙问道。
“既然如此,陛下为何不招揽他?
我们长安也能更强许多。”
“他杀过大帝,所以他必然看不上我们长安的,我贸然拉拢,只会留下坏印象,”周皇摇头说道。
“而舍弃无名二剑,便是卖他一个面子,他应该看出来了。
否则他谢长留一人,又算得了什么。”
墓之
“陛下深思远虑,我等、不及啊,”老者感慨道。
“虽常年处于深宫,但耳目遍及整个凡域,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您。”
“回宫吧,”周皇摆摆手,似乎不愿再多说什么。
……………
“师傅,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谢长留看向李滋,问道。
“离开长安隐居起来,过过简单的生活,”李滋笑道。
“如今的我,也只能过凡人的生活。”
父子 豆
“保重,”谢长留深吸了一口气,郑重的回道。
三人离开长安后,谢长留便与李滋分别了。
因为两人还要去找涿裘老人。
混沌巨大的身影消失在虚空中,两旁飓风不断。
“那周皇不简单,”谢长留突然开口,说道。
“他认出我了,”徐子墨说道。
“要不然不会让我们轻易离开的,这长安倒是有些意思。”
“我又欠了你一个人情,”谢长留说道。
“跟着我,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这人情算不了什么,”徐子墨回道。
他知道自己的敌人,自然也要懂得其中的危险。
“我什么都怕,就是不怕死,”谢长留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