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hyqa火熱玄幻小說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愛下-第507章 哲學帶師分享-0poi7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父亲牺牲于银松森林之战,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雷诺正在渡口镇的南方打扫战场。
雷诺同父亲的关系不好,加之在白银之手一直没得到重用,雷诺对父亲莫格莱尼的感情很是复杂。
听到父亲死讯时,雷诺感觉天都要塌了。他趴在父亲的残躯前,哭了很久。一直等到兄长达利安回来。
雷诺从记事起时,就一直生活在兄长达利安的阴影下。
无论做什么事,达利安都能稳稳的压过他一头。
雷诺性格贪玩,但好胜心极强。他不愿输给哥哥达利安,毅然决然的拒绝了老莫格莱尼,去圣光之愿礼拜堂进修神圣牧师,决定成为一名圣骑士。
成为圣骑士的道路远比成为牧师艰难,圣骑士的训练课程,需要身体和心灵全方位的进修。
圣骑士近身格斗,必须具备战士职业者的战斗技巧。
而圣光辅助法术,则需要可以比肩牧师职业者的强力威能。
雷诺体弱,孩童时期的文化课成绩也不好。
许多同龄人认为刚刚从学堂毕业的雷诺,不可能通过自己的练习,成为一名圣骑士。
为此,雷诺的青梅竹马怀特迈恩,一直劝说雷诺去圣光之愿礼拜堂,和她一起进修神圣派系的学识。
不过一向喜欢做舔狗的雷诺,却拒绝了怀特迈恩的邀请。
他在哥哥达利安进入白银之手骑士团训练营的第二年,入住壁炉谷。
从那时,怀特迈恩和雷诺的家人,就再也没有见过雷诺。
大家都以为雷诺会受不了壁炉谷的训练之苦,偷偷跑回来。
但这一等,就是两年。直到大家渐渐遗忘雷诺的时候,学员归来,大家惊讶地发现,雷诺已经成为正式的白银之手骑士团预备团员。
雷诺正式接受了晋升圣骑士的典礼,他荣耀的成为白银之手的一员,那年,他只有十七岁。
“你刚才要是别急着交圣疗,而是用复仇之盾拖延一下时间,为我治愈伤势,我或许就能用处制裁,将那个佐迪克家族的盗贼拿下。雷诺,你还是太年轻了,若是达利安统领,就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这是雷诺第一次执行任务失败,队友甩锅说给他的话。
雷诺不在意队友甩锅,毕竟不是谁都有勇气承担任务失败的责任,他是亚历山德罗斯骑士长的儿子,不会推卸失败。
雷诺追随着父亲的脚步,他用所有圣骑士的信条来约束自己,强化自身,做一名真正的圣骑士。对此他不在乎。
不过,队友非要拿出兄长达利安来恶心雷诺,雷诺心态微微失衡,他谁都可以输,但唯独不想输给达利安。
“为什么不冲上去进攻主要目标,你是惩戒专精的圣骑士,不是神圣专精的圣骑士。”
初夏與暗戀 唯諾青
“还得要等着达利安统领来给我们擦屁股,唉…”
这是森林巨魔清剿任务失败的时候,雷诺听到的指责。
“你就这样看着队友死在那名黑暗法师的手中?”
网游之双剑合璧
戰天傳記 落月殘夢
“换做是你哥哥,他一定不会见死不救。”
这是天灾战争时,雷诺承担队友战死责任,被队友冷眼相待的时候。
在正式成为圣骑士的两年中,雷诺发现白银之手骑士团,远没有他想象的那般荣耀。
骑士团同普通洛丹伦兵团一样,许多圣骑士,为晋升军衔,用各种龌龊的勾当,击溃竞争者。
诸如冒领军功、推卸责任、阿谀谄媚更是屡见不鲜。圣光的信仰终究只能约束高阶圣骑士,它永远无法束缚人性。
雷诺的想法,渐渐改变。当他明白光荣的白银之手骑士团,圣骑士也分三六九等时。
他开始怀疑圣光教义,意图寻求改变。
幻炼成仙
为此,他带着自己的想法,找到父亲亚历山德罗斯。
其实亚历山德罗斯对两个儿子付出的精力是等同的,他没有偏爱任何一人,更没有为他们铺路。
达利安处事圆滑,他在白银之手骑士团的仕途,顺风顺水,况且有着亚历山德罗斯这层关系在,诸多将领都会给达利安面子。
达利安很少表现自己的想法,他愿意顺着大多数人的想法做事。可雷诺不一样,他拥有这自己的理念,以纯粹的圣光教义要求自己,要求他人。
圆滑和执着,导致天赋相差无几的兄弟俩,在白银之手骑士团得到了完全不同的待遇。
雷诺的看不惯个人意志扭曲圣光教义,周围人对雷诺的严格就更看不过眼。
“父亲,我建议对基层圣骑士的教育,依然需要用传统的军事方式训练。他们根本没有我们想象的那般信仰荣耀,他们对于力量的执着,超过教义。我建议,圣光教义的课程,需要消除个人的私心。”雷诺找到父亲讨论骑士团管理理念时,亚历山德罗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意识到了雷诺的成长。
不过,不苟言笑的老领主,并没有对雷诺的深刻理解,表示称赞。
“这是个危险的言论,雷诺。我们如果做出改变,那就是对传统圣光教义的挑战,更何况,消除私心,等同于灭绝人性。”老莫格莱尼婉拒了雷诺的提议。
这个想法很现实,但现阶段,并不成熟。
雷诺听到父亲答复之后,他内心喜忧参半。
父亲没有拒绝他的提议,这证明提议有道理。骑士团真正存在的问题,就是在于人性。
然而父亲没有将这个提议上报至领主议会,他很失望。
江湖神拳 江湖神拳
但雷诺不是一个喜欢放弃的人,在跟父亲讨论结束后,他一直在研究骑士团的变革。
雷诺坚信,在老一辈的圣骑士大领主们交接班后,未来白银之手的领导权力,终究会落到他们这一代手中。
雷诺很有耐心,他在等待机会,等待自己发光发热的机会。
前年,库尔提拉斯的变革,引起雷诺的注意。
这场史无前例的政治风暴,惊醒了所有联盟各国的贵族。
罗文的改革,粉碎了贵族资本的丑恶,一时间,雷诺在罗文的身上,看到了久违的曙光。
無限之太上無心
在王室权利保护下的贵族资本,无疑是引导人性走向沉沦的毒剂。
未加约束的金钱,会渗透到各行各业,变成引诱人心向恶的梦魇。人人都看中利益,谁又能看到别人的死活。
罗文巧妙的化解了这个问题,雷诺好几次都想去找罗文讨论自己内心的想法。
他认为,罗文一定是会是他的知音。
————
可惜,天灾战事爆发了。雷诺真正意义上跟罗文进行了会面,虽然他们之间没有正式沟通。
罗文的改革,依旧没有束缚人性,他只是约束资本,引导人人奉献,人人得利,将大家拧绳联合成一个整体。意图打造,人人努力,人人得利,人人公平的世界。
風雲劍起 雲端傻鳥
可人性又怎么会因为团结而消除,我家有一袋米,你家里却有两袋米,这公平么?
没有绝对公平,人性的阴暗面始终会存在。雷诺的想法,从军队延伸到了社会。他的理想,变得更大了。
渐渐的,雷诺在不断的学习、苦恼、纠结和总结中,得到了一套自身的理论。
他认为,罗文的改革,确实要比贵族政治更为优秀,但他依然忽视人性,那最终的公平就永远不会到来。
天灾战争进行时,雷诺的性格改变了许多。
他变得越来越和善,和颜悦色,对于上级,更多的是阿谀谄媚。
大家看到雷诺的变化,不由在心中感叹,他还是变成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人。
不过雷诺的变化,只有他自己清楚,他心中的感情已经被彻底割裂。
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又怎么会在乎外人对他的评价?
我上司的野蛮未婚妻
时间线继续推移,阿尔萨斯王子背叛了联盟,噬渊这个黑暗的势力,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库尔提拉斯对于阿尔萨斯王子的背叛,对联盟进行了全盘控制。
雷诺看到罗文的野心,他隐约察觉到,罗文试图将库尔提拉斯的政治体制,推行到艾泽拉斯联盟各国。
这种危险的信号,明显与雷诺不谋而合。
雷诺不愿看到世界大同,他自然的倒向王室,寻求组织罗文的方法。
联盟王室内部依然腐朽,只要有机会,他们就能被轻易的瓦解。
但罗文不一样,他的帝国一旦建成,那人人努力、人人得利、人人公平的谎言,就像圣光信仰那样,蛊惑平民的心智。到那时,雷诺即便有自己的想法,也无从施展。
他只能带着脑子里的理论,像个普通圣骑士一样,孤独终老,平凡的死去。
不知是不是神明的眷顾,雷诺迎回了阿尔萨斯王子。
阿尔萨斯找到了他,告知他噬渊的势力。
生命只是束缚,死亡才是永恒。
一个被解放的灵魂,才会无欲无求。
经过一番深入的交谈,阿尔萨斯诧异的发现,白银之手骑士团,竟然还有雷诺这样的哲学带师。
是个可以利用的好工具,起码,是一个可以洗脑的人才。
阿尔萨斯的承诺,给予了雷诺希望,他终于有机会施展自己的报复,证明自己的能力。
雷诺开始帮助阿尔萨斯,解决洛丹伦的一个又一个麻烦,最终,他带着法瑞亚,来到白银之手骑士团。
法瑞亚神情肃穆,他言语不多,端坐在圆桌一侧,等待达索汉领主的答复。
达索汉自知逃不过明天典礼,就想了个折中的办法。
“法瑞亚将军,我们白银之手骑士团拥护阿尔萨斯陛下的统治,但明天典礼检阅,兵团还是不要参加了。我作为大领主,可以全权代表。”达索汉主动退让一步,希望可以在未来留有可供操作的余地。
雷诺淡然一笑,客套道:“法瑞亚将军,我赞同这个提议,毕竟白银之手骑士团刚刚经历这么惨痛的打击。诸位大领主身死,没有大领主们带队,白银之时骑士团如此不完整的出现在民众面前,会影响洛丹伦民众的自信心。毕竟白银之手骑士团,可是维护我们王国和平安宁的利器。”
达索汉愣了愣,心说雷诺什么时候这么明事理了。这话说的有理有据,比他这个大老粗讲的有道理多了。
會長大人請饒命 yummy部落格
“以后不需要了,陛下需要你们尽忠,不是为了你们的力量。”法瑞亚不留情面,坦诚说道。
阿尔萨斯陛下看中的是死去的白银之手骑士团,灵魂有时候,远比生者的力量,更加强大。
雷诺无奈的看了达索汉一眼,表示他也没办法了。
达索汉浓眉紧锁,望向玛克斯韦尔。
玛克斯韦尔一脸懵逼,心说看我干啥,我就是一个圣骑士,搞不懂这些。
“唉,大领主。阿尔萨斯陛下登基,是众望所归。我知道各位心中有压力,但全国上下近千万双眼睛看着,我们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
雷诺看的很透彻,白银之手骑士团,若是不效忠,极有可能被打上叛军的标签。
阿尔萨斯有能力将死去的战士从死亡国度带回来,那白银之手骑士团的战士,一样如此。
“我们只是想做一个正确的选择,我们要为白银之手骑士团牺牲的战士们负责,为逝去的各位大领主负责。”达索汉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虑,他不想做个罪人,仅此而已。
法瑞亚依旧面无表情,他不愿听任何解释,他只想听到答复。
雷诺作为说客,轻呼一口气,微微颔首说道:“我理解你的想法,大领主。我知道你和玛克斯韦尔男爵看不惯我,认为我是阿尔萨斯的幕僚,不跟你们一条心。但我从没有抛开骑士团的立场考虑问题。我是这里长大的人,我明白你们的苦衷。”
“恕我直言,大领主认为阿尔萨斯陛下登基不妥,是认为库尔提拉斯宣传的理念是正确的。我说的对么?”雷诺没有顾及法瑞亚在场,坦言道。
达索汉颔首,默认了。
雷诺面色凝重,继续道:“但阿尔萨斯陛下也曾力挽狂澜不是么?他接受噬渊的力量,但却帮我们击退了燃烧军团。我们可以怀疑他的立场,但不能质疑他的行动。他跟罗文勋爵一样,都是我们骑士团的盟友。”
重生之娱乐圈作家
这话说的很巧妙,达索汉和玛克斯韦尔面面相觑,一脸认同。
“所以,我们愿意相信罗文勋爵,为什么不愿意去相信阿尔萨斯陛下一次呢?别忘了,陛下在王庭的任何动作,那一条危害了民众的利益?说实话,陛下做的是跟罗文勋爵一样的事,只不过,他们之间是敌对的而已。”
雷诺真的说动了达索汉。
达索汉暗下决心,要不就相信阿尔萨斯一次。
“那…”
“一派胡言!雷诺,你的这番话,对得起牺牲的老骑士长么!”身披红色披风的大领主,大步迈入指挥大厅,高亢声音,宛若王都清晨鸣钟,引人发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