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0uyf熱門都市小說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ptt-第一百六十九章:不好了-mlq1g

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小說推薦朵朵的智能大佬也穿越了
来人正是苏环,这个云朵朵好久不见的女人,她也正好奇这段时间,在她与肖婉冰你争我夺的时候,这个人为何销声匿迹了一般,是坐山观虎斗还是酝酿着更大的阴谋。
看着她容光焕发的样子,这苏家的败落看来暂时没有影响到她在宫中的地位,看来太后在谁也保不下的情况下,只能保下了,身边的这个假公主了。
苏环笑盈盈的走过来,脸上丝毫没有与云朵朵之前的芥蒂以及苏家败落后的心灰意冷之态,反而似乎元气满满的样子。
云朵朵不由仔细打量了她一番。
“参见安康公主 。”
云朵朵福身行了个礼,
“珍和郡主快快免礼,你可是未来的武王妃呢,安康可不敢担当这礼,你这是要去福宁宫吧,走吧咱们一起。”
云朵朵点了点头,笑着应了。
二人便一起朝着福宁宫的方向走去。
同化大陸
虽然明知道此时安康公主主动过来与自己打招呼显然是不还好意,但是一时间云朵朵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只能跟着她一起走了。
一路上云朵朵很是防备着她。
可以一路上,苏环似乎是很是心情愉悦,也根本没有什么动作。
到了福宁宫,云朵朵更谨慎了,按照规矩,她也就露个面给太后请个安就可以了。
她决定速战速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进了外殿之后,云朵朵看到了许多来给太后请安的朝廷命妇都安静的坐在那里等着拜见太后,云朵朵扫视了一圈,没有看见安平的影子,按理说她应该也来了。
不过随即仔细一看,发现其他极为公主郡主都不在其内,想必是第一波拜见太后的人已经陷进去了。
那么自己就安心在外面等着就行。
安康到了之后便跟自己笑着打了个招呼,也直接进了内殿。
云朵朵倒是狐疑了,真的只是碰见了恰巧同路吗?
不过云朵朵还是留了个心眼,提前放出了小k让他隐身,四处转转看看,看看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及时提醒自己。
而就在自己在大殿等着的时候,突然小k出现在自己身边然后开口道:“安平公主遇险。”
狄仁杰断案之鎏金绿度母像 夜湖月
云朵朵猛地站了起来,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原来这苏环不是朝着自己来的,而是对着安平啊,找自己同路恐怕也是怕自己半路去找安平吧?
这样一来就明白了,原来今天是给安平准备了什么陷阱啊。
云朵朵转身就要往外面走,这个时候太后身边的嬷嬷却出来喊道:“宣珍和郡主入殿。”
血肉,不会撒谎
云朵朵的脚步顿时一僵。
看来只能让小k去帮安平了,于是云朵立刻下达了指令给小k让他即可隐身前去相助。
小k立刻离去。
安平离开自己的寝殿正带着几个宫女往福宁宫去,她是不怕那老太婆敢当众给自己难看的,这一次苏家吃了大亏,老太婆一定不待见自己,见了自己却又没法为难,想想她就高兴。
安平知道这次的事情并不能将皇后一举打倒,这些日子她正在暗中调查自己母妃当年的死因想要再给皇后一击重锤。
由于今天能够见到云朵朵,她的心里也满是期待,想着快点见到她。
可能是想什么就来什么,正巧就有宫女匆匆而来,安平一看还是自己宫里的。
“公主,奴婢参见公主。”
“怎么了?你怎么跑出来了?”
安平身边带着大宫女,眼前这个似乎是个三等宫女吧?她没让她出来啊。
“公主,是武王妃来找公主,现在正在菜园子里等您呢。”
安平一喜,云朵朵果然一进宫就来找自己了,应该也是愁着去拜见那个老太婆吧,自己去陪她妥妥的。
安平几乎毫不犹豫的掉头就跟着前来给自己带消息的宫女而去,压根没有注意到宫女的神色异常紧张。
安平想起那个菜园子,当初的自己满脸黑斑是如此的丑陋,性情暴虐,第一次与云朵朵见面就是在这里,可是当时自己差点杀了云朵朵。
叛逆无罪1:高校痞子生
想想她就觉得自己以前真的很疯狂。
现在,她不但拥有了美丽的容颜还找到了最爱自己的夫君,并且离自己手刃仇人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想到这里她加快了脚步。
蜕变 神厨刚子
然而直奔自己亲手培育的菜园子之后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她朝着里面四处看了看,又喊了两声,还以为云朵朵又跟自己调皮了呢。
这个时候,皇宫里的人基本都该去了正殿的都去了正殿。
本来她的这个地方就不许常人靠近,现在正是安静的一个人也没有,连专门看守的人也不知去向。
忽然安平觉察出情况不对,按理说云朵朵就算是找自己应该也不会约自己来这个菜园子,天这么冷,她那么会享受的人,应该会直接去自己的宫殿。
难道?刚想到这里忽然感觉有人慢慢靠近自己,不好,有人要害自己。
不过这个时候,还在皇宫里她们也真敢下手啊?
可是刚想到这里猛地回头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眼前一黑。
…………………..
云朵朵在福宁宫里坐立不安,她时时刻刻的担心着安平的安危。
太后听见自己叩拜时候,明显的神色一暗,想必此刻心中对自己是咬牙切齿的恨意。
可偏偏只能挤出一丝笑意道:“平身吧。”
“谢太后。”
云朵朵起身之后,本想着就告退,可这老巫婆偏偏拉着自己聊起家常。
云朵朵知道她这是故意拖延时间,虽然派出了小k但是,自己还是不是很放心,想要亲自过去看一看才行的。
可偏偏自己没有理由离开。
霸道总裁缠冷妻
眼看着老巫婆假惺惺的问长问短,云朵朵实在受不了了。
“哎哟,太后,珍和独自疼,可否先行告退啊?”
叫我船長大人
云朵朵明显的看到太后脸上的怒意一闪而过,却生生被压制下来。
“郡主仔细身子,需不需要哀家请太医来啊”
“不用了就是急需上一趟茅房。”
云朵朵做出强忍的状态,太后眉头一皱,摆了摆手:“你去吧。”
邪惡總裁壞壞壞 寒雨奇
云朵朵如蒙大赦,赶忙溜出去,只是自己人还没来得及走出宫去呢,就听见门外有人大喊:“不好了,不好了,公主出事了。”
来认是个小宫女,看起来还有些面熟。
她一进来就连哭带喊的,云朵朵登时脚步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