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kkl精品言情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笔趣-第一百四十二章 我跟你走-6zgl0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
清晨,苏樱雪站在客栈的门口,感受到天气阴沉带给她的压抑,她总有种失落的感觉,心情也随之下沉,天空也下起了细雨,她缩了缩身子,转身走进客栈。
“樱雪,吃面条了,”李文翰端着早餐从后厨走出来。
苏樱雪看着李文翰手中热气腾腾的面条,确实勾起了一点食欲,她坐了下来,看着一大碗面条皱了一下眉头,“你们吃了吗?这也太多了,我哪里吃的完。”
“吃的完,这么久了,你都没好好吃过一顿饭,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李文翰把筷子塞到了苏樱雪的手中。
苏樱雪吃了两口就有点吃不下了,李文翰期待的盯着她,她只好又吃了两口。
“怎么样,好不好吃?”
“嗯,”苏樱雪点了点头,其实没有什么味道,但好歹不能辜负李文翰的一片苦心。
“好吃就行,我专门给你做的,还有,你不要光吃上面啊?你得往下翻,”李文翰鬼鬼祟祟的看了一下周围。
苏樱雪迟疑了一下,然后把按照李文翰的意思用筷子往最下面翻出来了一个大鸡腿,她有些惊住了。
“发什么愣啊?快点吃,”李文翰催促着苏樱雪。
苏樱雪看着那么大的鸡腿着实有些为难,她也知道这个鸡腿铁定是李文翰在后厨偷给她吃的,虽然她不爱吃鸡肉,但为了顾及李文翰的心情,她用手撕了一小坨噻进了嘴里。
李文翰见苏樱雪如此文雅的样子,就有些着急,“你要啃着吃,你那样吃算怎么回事?我记得你也不是如此扭捏之人啊?”
苏樱雪尴尬的笑了一下,“太大了,我吃不完,我想跟你们分着吃。”
“我们不吃,你一个人吃,”李文翰话音一落,秦风也端着一包糕点从客栈外面走了进来。
“大哥,你这一大早去哪里了?我还以为你没起来呢,”苏樱雪看秦风又要向她行礼的样子,就先发制人的打招呼了。
秦风听苏樱雪如此叫他,虽有些不自在,但同时又感到格外的亲切,“我去找了一份活儿干,干完当时就给工钱,所以顺便买了一些糕点。”
“秦兄,你找了一个什么活?我能否跟你一起去?”李文翰想着还要等着墨宸宇的解药,必须要打一个在北奕待下去的持久战,身上没银子可不行。
“在码头扛包,及其消耗体力,李兄还是找个轻松一点的活儿吧,”秦风扛了两个时辰,感觉肩膀疼的已经抬不起来了。
李文翰不屑的笑了一下说:“开玩笑,你都能做,我自然也能做,到时候我们一起去。”
苏樱雪露出一个心疼的眼神,表情也变的失落,“都怪我,要不是我,你们也不用落得如此境地。”
“你不要没事找个锅背,我们两个是男子汉,这些都是我们自己要做的,跟你没有一点关系。”李文翰故作轻松的说,又向秦风挤眉弄眼了一番。
秦风看了一眼李文翰,又看着苏樱雪说:“是啊,我们还要在北奕待很久,所以闲来无事找个活儿干,就当是平时锻炼身体了。”
苏樱雪闻言,抬头看着秦风,满脸的疑惑,“为什么还要待好久?我们不回去吗?”
李文翰知道秦风嘴笨,连忙接过话说:“是这样的,秦兄有一个比较重要的事情要办,所以要推迟回去的时间。”
“什么重要的事情啊?”苏樱雪以为秦风还想调查墨宸宇的事情,“大哥,我们早点回去吧?他现在是不是墨宸宇已经不重要了,是也好,不是也罢,我们都与他形同陌路了。”
李文翰眉心微皱,然后开口说:“不是你想的那样,秦兄……秦兄喜欢上了一个姑娘,他想把这个姑娘娶到手,一起带回去。”
秦风被李文翰的话惊的说不出来话,他瞪着李文翰,满脸的无语。
苏樱雪半信半疑的看着嬉皮笑脸的李文翰,又把怀疑的眼神投向了秦风,“大哥,你喜欢了一个姑娘?”
李文翰也不想找这么个拙劣的借口,但他实在找不出其它的借口,他用脚踢了一下目瞪口呆的秦风。
秦风卡了一下喉咙,咽了一下口水,勉为其难的开口道,“嗯。”
苏樱雪看秦风都承认了便不再怀疑了,想着秦风喜欢上一个姑娘也是好事,应该给予支持,她终于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笑容灿烂的犹于冬日暖阳,“这是好事啊!那我没事也去找份工作,给大哥你赚聘礼钱,这么好的事情,我们要庆祝一下,”她拿起鸡腿递到了秦风的嘴边,“大哥,咬一口。”
秦风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紧张的不敢张嘴。
“吃啊,”苏樱雪催促着。
秦风只好扭扭捏捏的张开了嘴巴芡了一点。
“你也吃一口,”苏樱雪又把鸡腿递到了李文翰的嘴边。
“我….,”李文翰本想拒绝,谁知一张嘴,就被苏樱雪拿鸡腿堵住了嘴巴,他只好也咬了一口。
“我也吃一口,”苏樱雪也啃了一大口,“我们三个以后就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要好好的努力生活,”她咀嚼着鸡肉,所以说的有些含糊不清。
上下楼的住客看他们三人同啃一个鸡腿,都露出了怪异的眼神。
苏樱雪本来阴郁的心情突然变的好多了,她又吃了一口面条,“大哥,你喜欢的是哪个姑娘啊?”
我和僵尸有个约会之希望 驱魔龙族马灵玉
秦风不知道如何回答苏樱雪,他盯着李文翰看,示意让李文翰解释。
李文翰抓耳挠腮了一番,他正准备随便编排一个人,正欲开口的时候,突然客栈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本来其乐融融的气氛,顿时降到了冰点。
“王妃,本王子来接你回王宫了,”北焱走进客栈,直接走到苏樱雪面前,毫不客气的说道。
苏樱雪看到北焱是有一丝害怕的,她放下手中的筷子,眼神露出嫌恶的目光,神情紧张。
北焱见李文翰与秦风起身挡在了苏樱雪的前面,露出了一个阴狠的微笑,“你们觉得就凭你们两个挡的住本王子吗?不想死的话,快点让开,”他疾言厉色的说。
李文翰冷哼一声,“死有何惧?就算是死,我们也不会让你把她带走,”他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秦风握紧了剑柄,时刻准备开打的架势。
苏樱雪见北焱带着一大批侍卫,必定是有备而来,她自己的事情,不想把李文翰与秦风又牵扯进来,她鼓起勇气站了出去,“北焱,我俩大典还没有完成,我还不算是你的王妃,你堂堂北奕王子,何愁没有女人,为何要强扭我这个瓜呢?”
北焱闻言,脸上露出一个邪笑,他一只手背到了后面,悠然自得的走来走去,“是,我想要女人有的是,但我就是倾慕于你,你当日诓骗了我,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只要你跟我回去,好好当我的王妃,那所有的一切就当没有发生过。”
“你休想,”李文翰还未等苏樱雪开口,他就急急忙忙接话了。
北焱突然停下脚步,用凶狠的眼神看着李文翰说:“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本王子是在问王妃。”
苏樱雪鄙视的看着北焱,“求你放了我吧?”她哀求着说。
“王妃,不要固执,固执对你们没有好处,还是乖乖跟我回去吧,你看我今日带这么多人来接你回宫,我若一个人回去,那我的颜面岂不是又一次扫地了?”北焱温和的语气中带着威胁。
李文翰不想让苏樱雪如此为难,“秦兄,快带樱雪离开,”他说完将吃饭的桌子掀了起来朝北焱砸去。
北焱连连后退了几步,大发雷霆的说:“来人啊,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
心之悠悠
北焱的一声令下,所有侍卫都围攻了上来,整个客栈乱做一团。
秦风拔剑把苏樱雪互在身后,试图找到空隙带苏樱雪冲出去。
李文翰拿起板凳,想要靠一己之力抵挡所有侍卫。他扬起的板凳划出一条优雅的弧线,挥向向他砍过来的侍卫,板凳碰刀的声音响彻着整个客栈,听的人头皮发麻。
秦风见李文翰快抵抗不住了,他把苏樱雪一把推出了门去,“快走,”他不放心的看了苏樱雪一眼,迅速把客栈的门关上了。
苏樱雪站在客栈的门口,听着客栈里激烈打斗的声音,她脑海里一片混乱,此时的她进退两难,虽然她知道李文翰和秦风武功高强,但面对那么多的侍卫,她也明白他们两人想要全身而退也是不可能。
北焱冷眼旁观的站在那里观战,他知道苏樱雪此刻就在门外,所以并不着急,“我知道你们两个身手不凡,所以本王子带的不是普通的侍卫,而是经过无数次特训的杀手,论你们两个再厉害,这么多人,你们两个人等于是以卵击石,“他看苏樱雪还未自己进来,又扯着嗓子喊,”把他们两个人给我杀了。”
苏樱雪听到北焱下令的声音,她再也顾不上想太多,她没有迟疑的推开了客栈的门,“别打了,我跟你走,”她绝望的语气中带着悲愤。
“都住手吧,”北焱镇定自若的说,嘴角露出了一个得逞的微笑。
穿越者圣战
苏樱雪见李文翰与秦风已经伤痕累累了,她攥着拳头,痛恨自己为何要陷他们在危险之中,又痛恨北焱如此卑鄙龌龊。
“王妃想通了?”北焱满脸的阴险狡诈。
驅魔人
苏樱雪抬眼,目光凌厉的盯着北焱,“卑鄙无耻。”
“秦兄,我不是让你带她走吗?”李文翰满脸的惊慌失措。
秦风因为受伤,脸色变的惨白,他强忍着疼痛说:“妹妹,大哥不是让你走了吗?你为何又要来管我们?”
苏樱雪听秦风喊她妹妹,这久违的亲切感顿时让她觉得做什么都值了,她露出了一个微笑,那笑容绝美而又忧伤,“你们要答应我,你们都要好好的。”她说完,转身往客栈外走去,转身的那一刻,隐忍的泪水瞬间流了下来。
“樱雪,你不能跟他走,”李文翰喊的绝望无助,他试图去追赶,结果被一个侍卫一脚踢倒在地,痛的他青筋暴起,他又试图爬起来,结果又被侍卫狠狠的补踢了几脚,直到他再也爬不起来了。
秦风因为流血过多,人已经昏昏沉沉的了,根本没有力气再去阻止,他恍惚的看着苏樱雪离开的身影,心里难受的快要窒息了。
三国之鬼谋 清都无我
李文翰趴在地上,嘴角流着鲜血,双眼绝望而又空洞,好像被掏空了灵魂一样,他望着客栈门口的方向,嘴唇下意识的蠕动了两下,却又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最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